“裸女”被遮十年——北京首都机场壁画风波 - 安徽打折机票网
欢迎安徽打折机票网
关于我们 | 加入收藏夹 | English
当前位置:主页>缤纷民航>
“裸女”被遮十年——北京首都机场壁画风波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  1979年10月,由张仃、袁运甫、袁运生等艺术家创作的大型壁画群,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(简称“首都机场”)创作完成。其中,袁运生的作品《泼水节——生命的赞歌》,画面中出现了三位裸体沐浴的傣族少女,尤为令人关注。

  海外媒体称:中国在公共场所的墙壁上出现了女人体,预示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。当时正在内地投资的霍英东说:“我每次到北京,都要先看看这幅画还在不在。如果在,我的心就比较踏实。”

  一幅原本普通的壁画,被赋予了政策风向标的特殊含义,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争议。

  近日,袁运生的哥哥,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(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)教授袁运甫,首都机场壁画创作组副组长讲述了壁画风波的前前后后。

李瑞环支持艺术家作画

  大概1978年底的时候,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张仃先生找到我,要我参加首都机场壁画的创作小组。他是组长,我是副组长,还召集了很多优秀的艺术家,其中有我弟弟袁运生。

  李瑞环当时是机场建设总指挥,有一天他把我叫到他家去,谈这个壁画的工作。李瑞环说,我们国家很穷,而且外汇储备很少,建机场的许多原材料都要到国外去买,难度很大,需要精打细算。比如说机场里边的墙面,都按外国机场的装修方法,要花很多钱。

  “我们有这么多艺术家,为什么不能搞搞创作呢?”李瑞环说。

  我听了感觉他早有想法,把壁画形式运用到机场,既省钱,又有文化意义,一举两得。

  而且他还很懂艺术规律。当时在座的还有全国政协管文艺的领导同志,我们要向李瑞环汇报壁画创作的具体计划。关于什么题材,什么风格,李瑞环说:“你们艺术家去讨论,自己选定题材,文责自负就行了。”

  这个自由度一直保持到最后,我们的画稿定出来要具体施工的时候,送去给李瑞环审批,他都不签字,说这是“艺术家的事,我没有资格来批准”。

  画家们聚在一起讨论,最后定下来要画的,壁画总面积将近500平方米,除了袁运生的《泼水节——生命的赞歌》,还有张仃的《哪吒闹海》、祝大年的《森林之歌》、张国藩的《民间舞蹈》、肖惠祥的《科学的春天》、李化吉和权正环的《白蛇传》,以及我的《巴山蜀水》等七幅。

  一直画到1979年10月,首都机场壁画才正式揭幕。

  来了很多领导和艺术界的人,绝大多数都叫好。

  邓小平也来看这幅画,那天他特别高兴,看得很细致,说:“为什么有人反对画人体啊,这有什么好反对的。”陪同邓小平参观壁画的王震说:“这是科学。”李先念说:“中国有的人就是少见多怪。”
上一页12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